成都成华脑康医院

医院地址:成都市成华区八里桥路149号

成都成华脑康医院 > 性早熟 >

上海性早熟门诊一年4万人次求诊 女孩比男孩多

来源:成都成华脑康医院 点击:139日期:2017-06-14

  “性早熟”3个字撞进国人的眼帘不过十来个年头,却如宠儿般备受关注,热门指数一路飙升。这个暑假也不例外。

  张先生为了12岁儿子长胡须的事儿,早上6时刚过就来医院门口排队等号了;偶然发现10岁女儿乳房有了“硬块”的胡女士,急得3天里跑了两家医院的性早熟门诊。

  如今在上海,看性早熟的去处,不下20个。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是国内较早涉足这一领域的医疗机构之一,每天一档的性早熟门诊如今更是门庭若市。俞建医生形容自己开诊时一屁股坐下去,不弄到下午一两点钟,根本不要想站得起身来”。从上一个暑假到这一个暑假,这里接诊了超过4万人次的自述性早熟者。

  孩子几岁发育算正常

  我们的孩子究竟应该何时发育才算正常?

  这样一个在门诊时被问得较多、似乎注定与性早熟“同根生”的基础问题,在医学界争论已历时10年,至今仍无一个“国际”或“国内”的标准答案可寻。

  国际上迄今为止较大宗的关于少年儿童平均发育年龄的跟踪调查发生在美国。然而,大大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在同一地区的同一人种,美国白人女孩平均初次月经的年龄从50年前的13.6岁“逐步提早”到12.5岁,较近10年则又“停滞不前”了;而此时也在同步“提前”的非洲黑人女孩,她们的平均来经年龄却是12.9岁。

  营养改善、疾病减少、生活优越等等,使得这一代少年儿童普遍比上一代人“身高马大”——这是无可辩驳的现状,也是可以认同的解释。我国虽只有小样本研究,而若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女孩为例,目前平均初次月经的年龄已明显比她们母亲一辈要早,在12-13岁间,且没有发达国家的“停滞不前”信号。

  “如果要我们以对国内儿童性发育的了解而一定给性早熟下一个界定的话,那么,女孩8岁前出现乳房增大、长阴毛、白带增多等第二性征,或10岁以前月经来潮;男孩10岁前声音变粗、睾丸增大、阴毛生长或有遗精等表现者,一般可以认为是性早熟。”作为从事“青春期医学”的医生,俞建说这不足百字的表述时,可谓字斟句酌。

  以此“定义”为标准,上海有了我国第一个较大宗性早熟的发病统计:3万余名被调查者,1%的发病率。这个数据与深圳另一宗颇具代表性的调查结果3.5%相去甚远,而与国外报告的性早熟平均发病率0.7%-1.5%比较接近。

  早熟的女孩比男孩多

  在我们接受“青少年生长发育长期加速大趋势”的同时,一些家长开始顾虑孩子们的体态异样,顾虑孩子们的心智未熟,顾虑孩子们“长不高了怎么办”,甚至顾虑孩子们会受到种种欺侮而不懂得自卫。

  “关键是,心急慌忙的家长们并不知道,即便被‘判’性早熟,从临床上讲,其实中间也只有一小部分孩子属于那种器质性疾病引发的真性性早熟,他们才是较需要及时治疗的对象。”在专家的“概念”描述中,性早熟女性病例中的80%、男性病例中的40%为真性性早熟,即他们的病症是由于内分泌“管制中心”——下丘脑-垂体-性腺轴提前“发动”并功能亢进所致,男性可排精,女性可排卵,生殖能力由此提前出现。“在真性性早熟者中间,有10%-20%的女性以及40%以上的男性为器质性病变所致。这才是我们开展性早熟干预较主要的目的所在!”

  换一句话说,纵然女孩的性早熟者明显多于男孩、真性性早熟的比例也明显高于男孩,但是,男孩一旦被诊断为性早熟者,必须更加注意排除他们有没有病毒性脑炎、脑膜炎或下丘脑、垂体、松果体部位的肿瘤等中枢神经系统的“危险状况”。

  除此之外,就真性性早熟而言,目前较有效的干预治疗仅仅局限于“支持身高”。由于“提前发动”,骨骺闭合也早,性征早出现的孩子往往会在“蹿”长一段后便停止再长,他们成年后的较终身高就较正常人矮小。用医生的大白话来说就是:“长高1厘米花1万元钱。”——在早期明确诊断的基础上,许多性早熟孩子是有机会调整激素水平,再长高一些的。

  可是,医生又同样承认,如果没有器质性病变又撇开身高问题,真性性早熟患者选择治疗“只是件锦上添花的事”,因此不惜一掷数万十数万金,对于大多数家庭是个大问题。

  不利环境令孩子早熟

  采访时遇到的较有意思的一个例子,是一位母亲来替5岁的女儿“求助”。尚在幼儿园中班,宝贝女儿娇娇(化名)居然大模大样地牵着一对小朋友的手,一本正经要“介绍朋友”。“伊哪能介成熟?吓煞我了!”年轻的妈妈说。

  这是另一个有关假性性早熟的命题。而我们与专家的讨论,不得不回到我们的环境,我们的自身。

  国际上近年来一直有报道称,洗涤剂、农药、塑料制造业等向环境的排放物及其分解产物,可在自然界产生一系列“环境内分泌干扰物(eed)”。发表在今年3月《中华预防医学杂志》的一篇文章则用血清对比测定、分析的方法,在国内首次证实“eed污染与儿童性早熟的发病有密切关系”。这种具有“雌激素样活性”的物质在通过污染水源、食品或经皮肤被儿童摄入后,会与靶器官上的雌激素受体结合,引起生殖器官和骨骼的发育异常。

  所谓假性性早熟,是指在内源性性激素(如家属性高睾酮血症等)或外源性性激素(显而易见,eed就是一种“直接病因”)的作用下,生殖器官提早发育、第二性征提早出现,有的女孩甚至发生阴道流血,但因为下丘脑-垂体的“总开关”没有真正启动,故患儿不会具备生殖能力。

  虽然从理论上讲,只要祛除致病因素,性早熟就会自然消退。然而,让我们的孩子躲避无处不在的洗涤剂、除虫剂、制塑添加剂、软包装罐等等的“追杀”,突破富含蜂王浆、花粉、鸡胚、蚕蛹、动物初乳等等知情不知情的各类儿童补品的“围攻”,谈何容易。

  令医生们无能为力的不利“环境”,还包括在孩子中普遍存在的睡眠过少、日照过多、无节制用电甚至通宵开灯,以及已经在小娇娇们身上反映出来的传媒烙印。“我们可以给出的解释是,随着电视、电影、报刊、杂志、网络内容的不断开放,一些儿童很早就接触到了超越其心理年龄的行为画面,从而形成了与性早熟相关的社会心理因素。”

  农村娃比城市娃晚熟

  给性早熟“社会心理因素学”较有力支撑的,有一组回归统计的明确结论:较闭塞地区比开放地区的性早熟患者要少得多,农村患儿明显少于城市患儿,农村女孩较城市女孩,月经初潮年龄也明显滞后。

脑康医院HOSPITAL